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文炼/芥太】花火晚会(短打 瞎写 超级ooc)

        肝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是个非洲人+肝硬化+日语废,没有芥川没有太宰(以前的号有太宰,但是没肝出来他的声什么的.....新号啥都没有....),就看了三四篇芥太文,然后就瞎jb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炼的真的太美好了,完全虐不起来,也给人感觉开不了车,但是就是萌萌萌萌死了!!!
         没有逻辑,没有细节,心理描写废,一句话概括就是“两个人在看烟火”。
         扩写.JPG
  花火晚会
  太宰治一个人躺在草坪上,双手垫在头下,无聊地看着天空,心里是一团乱麻。他换去了平日潜书时的“工作服”,换上了应景的和服,浅棕色的衣袖摊在草地上,略略粘了些草叶。
  “好烦啊......”满天的星辰映在他的眸底,不远处的灯火照亮了寂寞,刮着的微风揉碎了人群的嬉笑嘈杂。“芥川老师不会真的不来了吧?”他随手拔下一根青草,看都不看就衔在嘴里,轻声嘀咕。
  离脚还有些距离的河流安静地流淌,带走一点一滴的时间。太宰治忍不住回忆着几个小时前的事。
  尽管两人已经形影不离了至少两三个月,太宰治还是不能好好面对芥川龙之介,尤其是在和他说话的时候,脸总会不自然地涨红,说话结巴,有时还会发抖......总之,用芥川的话来说,就是“像个姑娘似的”。
  今天下午,拿着烟火晚会的宣传单的太宰治,一如既往地在对方书房外面挣扎了至少二十分钟,最终才推门走进去,一点没有和朋友打趣时的信誓旦旦。
  “怎么了,太宰君?”坐在书桌前的芥川龙之介听见开门的声音,半侧身子,左手还握着笔,桌上摊着的书本布满清秀的字迹。他一双浅色的眸子满含笑意,温柔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太宰治。
  这样的眼神最让太宰治不知所措,他嗯嗯啊啊了半天,才憋出一点点不连贯的话。“芥...芥川老师......没有打扰您吧...”
  “怎么会呢,太宰君过来坐着吧,别站门口。”芥川反手把笔放在桌上,摊手指向一边的桌椅,脸上挂着足以令太宰治痴迷的笑。
  芥川龙之介的房间里有着淡淡的烟草香,每次进来,太宰治总会忍不住多吸几口,这幽幽的香气和这房间的主人一样,能流进人的心里。
  太宰慌张地溜到椅子上,不知不觉间细密的汗珠已经布满额头了。芥川这时也坐到他的旁边,没等太宰说话,已经把他手中揉皱了的宣传单捏到自己眼前,仔细地看了起来。
  太宰更加局促,他好几次想说什么,但都咽了下去。芥川抬了头,哧笑几声,“太宰君对这些感兴趣吗?”他的语气温柔到不可思议,像清冽的泉流入心底。
  “额....嗯....不是,我.....”被这么忽然一问,太宰根本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呆呆地呼吸着,肺已经里充满了属于芥川的清香。
  “喜欢的话,就去看吧。”芥川把传单推到他的面前,一手托着下巴,似乎在等着太宰的回答。
  “好.....那我就先告辞了,打扰您了。”太宰治把传单攥在手里,慌忙逃出他的房间。
  刚关上门,太宰就懊恼地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都进去了,怎么就不能邀请芥川老师一起去呢?他在铺着地毯的走廊上徘徊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还是离开了芥川书房的门前。
  与此同时,芥川在桌前捂着嘴轻轻地笑,这家伙的小心思,比什么都容易看透。然而他也不想直接接他的话,芥川总觉得他这样十分可爱,忍不住多戏弄一番。
  太宰很显然误解了芥川那句话的意思,一直闷闷不乐到傍晚,太阳已经西沉,余晖映红了他半边脸颊。
  即使没能得到芥川的“陪同许可”,他还是不愿意闲在家里,一个人看烟火固然没意思,他便想着碰碰运气能不能遇上几个老友。
  心不在焉的太宰直接忽略了晚饭的存在,瞎逛了不知道多久,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便往空旷些的地方走,最终躺在了河边的草地上。这里大概能更清晰地看到烟火吧。他想。
  他咀嚼着嘴里的草,忽而飘来阵风,直接接触草地的皮肤有些痒痒,风里捎了些不一样的气息。太宰治不会识不出来的,那是芥川龙之介身上特有的烟草香。
  太宰治一个激灵坐起来,正好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芥川老师拎着个塑料袋,穿着和服站在自己身边。
  “芥川老师?您不是说不来的吗?”太宰治有些吃惊,更多的还是喜悦。
  “我有说过那种话吗?”芥川一边反问,一边自然地坐在他的身边。“我带了点吃的,你肯定没吃晚饭。”
  “啊....嗯。”太宰治不好意思地看向一边,表现得有点尴尬。“应该还有一会才开始吧。”芥川把袋子里的东西往外拿,一样一样列在面前。
  太宰的视线离不开身边芥川的发丝儿,紧盯着他的侧脸,心跳的又快又重。
  咚、咚、咚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往嘴里塞了什么东西,只是下意识地咀嚼,吞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声巨响在他们的头顶炸开。他们抬头,只见泛着粉红的烟花炸裂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线。
  芥川放下手中的食物,躺在草地上,注视着烟花一朵接着一朵,如同流星般划破天际。太宰治如释重负般丢下饮料,躺在芥川的身边。
  他不时偏着头看向芥川,他看到他的眼里摇曳着烟花的光斑,脸上浅浅的笑容同脚下的河水一样平静。
  “太宰君真会选地方,这里看烟花特别清晰呢。”芥川似是无意地偏了头看他,太宰的目光突然撞进芥川的双眸。他把手放在对方手上,和服的袖子卷了个边角在两人掌心之间。
  早就不是第一次牵手,太宰依然不能坦然面对包裹手背的温度。他两根指头夹住掌下的衣料,暗暗咬着嘴唇,闭了眼放松身体,享受芥川传递给他的那份归宿感。
  烟火还在不断绽放,太宰感觉芥川偏了头,因为他柔软的发丝碰到了自己的脸颊。芥川轻轻开口,带着甜腻气息的话语拂过他的脸庞,滑到他的耳边。
  “太宰君喜欢烟花,还是喜欢我?”
  “喜欢....有芥川老师的烟火。”太宰治睁开眼,翻手将芥川的手握在手心里。
  他依旧是贪婪地嗅着只属于芥川龙之介的气息,似乎要将他携着烟火,永远封藏在自己的心里。
  是谁赋予了烟火意义?是观赏的人。
  为什么观赏的人能赋予它意义?因为他身边有喜欢的人。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