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乙女向】中二病也要追男神(芥川篇)天雷ooc预警

我的写文速度一个词形容:“不敢恭维”。你们懂我意思吧?后面还是尽量周更了啦......
*画个重点
打字太累了,看上去也烦,请你们自行把文中几乎所有的“芥川”改为“芥川大人”,不然女主就ooc了(....)为了视觉效果我都写的“芥川”。满屏“芥川大人”阅读感受会很垃圾(......)
      中二病也要追男神——芥川篇 (二)
  虽然提前调查清楚他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我并不知道他将要去哪里执行什么样的任务,我的情报来源不可能渗入黑手党内部,不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跟在他后面,不时狠狠挥一下手臂表示满意,五官几乎要皱在一起——我真是太高兴了,那么多天的蹲点和观察果然是值得的!
  我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他的后背。这个角度的人是最帅的,至少对芥川而言是的。
  他黑色风衣的衣角低垂着,随着他的走动划破空气,猎猎作响。他的发丝看上去很柔顺,有些轻飘飘的样子;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角度原因刚好遮住袖口露出的白色荷叶边,倒显得更加帅气。
  我抿紧嘴唇,心脏跳得飞快,“小鹿乱撞”这个词此刻真是让我感受得淋漓尽致。
  就像许多面对暗恋对象的女孩子一样,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刚刚已经因为没克制住而给对方留下了“神经病”的印象,又用了异能威胁他,好感度恐怕已经在冰点以下了。我想着,咽了口口水,压下去激动难耐的心情。
  天知道我多想抱着他,告诉他“我其实真的超——喜欢您”。这也就只是想想而已,我稍微揣摩了一下他的心情,觉得背后顿生凉气。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突然拦下来,按他的性格肯定要先杀了再说,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哪来的杀手?
  我悄悄走慢了两步,想保持距离,尽管我知道在他面前别说几十厘米,就是几十米的距离都不能算“安全距离”。于是我又走快了两步跟上去,有几个瞬间觉得自己是个跟屁虫。
  走着走着,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至于是哪,我总也说不出来,好像是少了什么。我努力从记忆中挖掘什么,但似乎什么都没有找到。我的视线停留在他的后背。他纯黑的外套被阳光印出些白线,靠的越近他身上淡淡的无花果香味就越清雅,甚至掩盖住那浓重的血腥味和戾气。
  管他呢,有芥川大人在就行了——我想。
  大概是怕别人认出来,他带着墨镜。从他的斜侧方我只能看到半个眼镜框,他垂在耳边的白发轻轻摇晃着。如果从正面看,应该更美吧?我用连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嘀咕。
  从他袖扣伸出的白色荷叶边犹如姑娘的裙摆,一点点地起着波纹。我想起他常穿的衣服,有些好奇地想要让他站定,仔细打量他。
  我真的,真的好想把他当成一个活的雕像,供我欣赏一番啊。然而,这种事除了想想看,或者祈祷一下晚上睡觉的时候或许能梦到罢了。他现在对我的警惕度已经到了危险的临界点,万一我稍有不慎,就会被罗生门的利刃刺穿胸膛。
  虽然我也有异能,但一定要集中精神才能发动,也就是说,我对偷袭完全没有免疫力,更何况芥川是速度,防御,力量和时机都兼顾的人。局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倒向芥川那边。我都能察觉到,他一定也意识到了。
  只是现在,他不愿意出手,或者暂时认定我没有危险——总之,都是我的猜测罢了。芥川虽然没有太宰那么诡狡,但也绝不是会把哪怕零星的感情表露出来的人。
  他的外套下摆很自然地飘动着,不知是在降低我的警惕性,还是它们的主人暂时没有下达偷袭指令。
  “这位小姐,请你躲在一边,不要给我的工作带来麻烦。”我正出神,芥川已经停下了脚步,我差一点撞到他身上。
  “啊啊?噢,我知道了。”总觉得自己回话的方式不太正确?我慌张地握拳,平视他漆黑的眼眸。
  我们正站在一个大概是废弃的仓库的停车场,地面隐约还能看出划分车位的白线,只是长到小腿肚的杂草或青苔让这里显得更像是自然环境而不是人工建筑。
  芥川四周环顾一阵,从外套下摆窜出的黑兽以他为圆心,扫荡周围一大片的草林。我只觉得一阵黑风从我脸庞呼啸而过,似乎想要划破我的脸颊,吞噬我的鲜血。
  “大概没有潜伏的敌人。”芥川用军官命令下属的语气对我指指点点,“你躲在草丛里。”“不——可——能——”我干脆地回绝到,假装生气地把头扭向右侧,双手叉腰。一副大小姐的样子。我想。
  芥川似乎并不买账,但大概真的没有杀我的意思。罗生门像绳索把我捆起来,举到空中,然后移动到草木伸出,把我放下。
  我恨恨地咬了咬嘴唇,假装听从他的样子顺势趴到树丛里,扒开一点点草叶,透过缝隙看芥川执行任务。
  虽然一直特别好奇黑手党为什么可以和敌人约好在哪里打架,但我哪有胆子去问他们——除非我想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那些可不是重点,我只想亲眼看芥川用异能,自带卷风特效,血洒战场的场面。亲眼所见,一定比想象中、动漫里,或者小说中的好几千万倍,想让我躲在这么远的地方观战,永远不可能的。
  我想着,暗暗握了拳,抓起一大把草泥。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芥川为什么要这样对一个可能威胁到他的生命的人。即使到了现在,我也不能想想一个杀人如麻的人,一个没有心的人,为什么可以如此温柔地对待一个“疯子”。
  我是不能理解他,也谈不上感谢。虽然我不像太宰那样为死而活,但如果能死在喜欢的人怀里,那当然比什么都好。
  我的心理描写可能太多了,但事实上我内心确实全是戏,比得上芥川杀敌时溅出的鲜血了。我就是这样的人,太爱多想了。
  芥川踩地发出的空洞声音远了些,他的咳嗽声也隐约地飘了过来。我的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要冲进去观战。同时我也很清楚,自己的异能完全没有办法防御。虽然可以控制别人的思维,但毕竟没法直接攻击和防御,一旦遇到偷袭,我一点活路都没有。
  紧接着是几秒的寂静。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突然被金属碰撞发出的巨响掩盖,我听见什么东西割开了风,又听见密集的枪声,接着是垂死人类的不甘的惊叫声。
  我在脑子里想象着此刻的场景——芥川耳旁两缕白色的发尾随着他的动作飘在空中,凶狠的黑兽凌空吞噬子弹和枪械,继而刺穿敌人的胸膛。鲜血飞溅,成为哺育黑兽的养料,成为芥川走向高处的垫脚石.......
  我想看他领口的荷叶边染上殷红的血,想看他平静地站在尸体中间,一双漆黑的眼睛似乎蔑视着一切。
  搏斗的声音还未停歇,我压抑着内心的澎湃,依然躲在原地——我绝对不能给芥川添麻烦。
  仓库内部的声音似乎小了许多,心里的馋虫终于吞噬了我的理智。我倏地站起身,不顾满身的草叶和泥土,狂奔到仓库门口。
  也许是我的动静太大了,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我。芥川大概是反应最快的,他利用别人还愣着的零点几秒时间,命令黑兽刺穿了好几个人的胸膛。
  鲜血飞溅,我却一点不觉得恐惧。我看到他冷峻苍白的脸溅上了一点点血花,衣物的白色荷叶边粘了血,白色的发尾轻摇着,一双纯黑的眸子毫无感情地注视前方。
  我感到一股热血涌上脑袋,激动地跳了起来,差一点惊呼他的名字。
  就在这时,我感到我的后脑勺被什么东西顶住了,耳边响起保险栓的咔嚓声,一个人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不敢回头看,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芥川咳嗽两声,看向我这边,理都不理身边倾倒的尸体。
  “你要是动,我就杀了这个姑娘。”
  是个男人。
  芥川刚想张口,我就抢先他一步。
  “抱歉,我和芥川大人今天才认识,他才不会为了保护我搭上自己的性命和任务。而且......”
  “?”
  “你根本杀不了我。”
  我看到芥川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手下垂,重心放在右脚上,不动声色地看着我。
  虽然我在他面前绝对有动物求偶时的表现欲,但我并不想展示,因为无论我怎么卖弄自己,都不及他能力的百分之一,所以干脆放弃好了。我本来也没打算用异能杀人,只是自保罢了。
  我微微一笑,假装害怕地举起双手,同时发动异能——离我近的目标最好控制了。
  我把他领到我的意识空间里,然后让他丢掉了他的手枪。还没等我进行下一步动作,芥川已经用黑兽将他撕裂。
  当我的意识返回自己的身体后,我猛扑向芥川,在他胸襟处的白色布料上磨蹭。芥川和最开始一样,不明就里地愣在原地,我觉得他可能把我当成了他的宠物,随意黏着着撒娇都无所谓。
  我很快被推开——不如说是踹开更合适一点。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的身上留下了不少血迹。大概是之前芥川杀那个威胁我的人的时候溅上的,红红的在上面很是碍眼,还有些令人作呕的铁锈味。
  我本人并不在意这些,但是穿着满是血迹的衣服出去总归不太好——不过还好我带了备用的衣服。我想着,拍了拍自己的小挎包,正准备向芥川炫耀,却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出去,右侧脸颊火辣辣的疼。
  芥川打了我一个耳光。
  这都什么对什么?我根本没有反应,他的手劲大的也可怕,或者是我从未被这样对待过,我本能地捂着脸,往旁边迈了两步,站定脚惊愕地看着芥川。
  脸上的疼痛在蔓延,带着温热的触感。如果他打在别的地方,我肯定,肯定会激动到恨不得跳上天。但脸不行,脸是女孩子的命啊,就算是芥川,也不可以.......
  我越想越委屈,眼里蓄了泪花,正想要倾泻而下,又想到男神还在我面前,绝对不能做出这种事,就硬是把它们憋了回去。
  芥川若无其事地咳嗽两声,扫视四周,确定没有敌人后无视了我,迈步走出仓库。
  好气哦。我想,他怎么这样,都不解释一下吗?我看着他的背影,不满地嘟嘴,紧跟着追了上去,完全不记得自己的衣服还遍布血迹。
  芥川一向是冷冷的性格,至少我觉得他是,他这么对我应该也很正常,毕竟我是个半路冒出来的,还影响到他工作。我突然又觉得他做的没错,这副样子真是有个性,令我着迷啊。
  “我和你说了,要躲在草丛里的吧?”芥川见我跟上了,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我。他半眯着眼睛,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
  他在关心我的死活?
  “那你还那么淡定的样子”这句话已经冲到嘴边了,但还是被我堵了回去。对芥川说这种话,找死?虽然他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帅,但对我施加这种压力,还是让我不能接受。我甚至忘了要去抱我的男神了。
  他的话更让我不敢相信。我原以为他巴不得我赶紧死,对他来说少分威胁,结果却是这样。按理说我的想法才是人之常情吧......
  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啊.....如果我能一直在他身边的话,该多好。我想,就算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就算他难以理解,但我依然觉得,他很好相处,是个很会关心别人的人呢。
  我露出些笑容,带点自来熟的样子向他道歉:“对不起啦,芥川大人。”
  TBC.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