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太陀】没有人生来就是恶人 ooc 放飞自我 文笔飘了

超级崩,不接受的别看,没啥剧情,文笔诡异,废了,没有文风。
以上ok↓

  那个人总穿着不合时宜的衣服——明明太阳的光芒烤的满地炽热,街头的海风像烧开的盐水,他却偏偏将自己裹在加绒的外套里,头顶一顶绒帽,钻出一头夹杂异域风情的偏紫黑发,那双迷离的瞳眸中也全是冰冷。
  靠近些,就仿佛身处严冬时节他家乡的西伯利亚荒原中央,尤其是对视时,既有孤独又有冰冷的寂寞,教人无法脱逃。
  “好久不见了。”太宰治站在他的面前挥手道。对方抬起头来,从他手中捧着的杯中缓缓升上的水蒸气模糊了他的眼睛。“我认为我们现在是敌人。”没有感情的生涩音调从他的口中倾泻。声音的主人一手握着杯把,一手搭在座椅后背,看着他。
  “我要找到【书】,书写一个没有异能的世界。”太宰治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他的话,奇迹般在这时融到了一块儿。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太宰治走到他的桌前,半坐在桌面上,浅浅地看着他。“魔人陀思妥耶夫斯基,”他说,“你一定没有和别人握过手吧。”他皮笑肉不笑,眼中带了些类似怜悯的东西。
  他就像被触动了一样,放下杯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那眼中分明就写着一句话:“这和你没关系。”
  “真是可怜呢,你一定也没有被别人抱过吧?”太宰治进一步挑衅,对方眼中掺杂着阴郁的愤怒如同阴雨后的青苔肆意增长。
  “彼此吧。”他瞬间就收起了眼中的感情,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陀思妥耶夫斯基喝了口热咖啡,把杯子放回桌上,手指放在鼻前,又以同样的眼神回应太宰治。
  “我和你不一样。” 太宰治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投向不远处街道上来往的人群,轻笑两声。陀思妥耶夫斯基看到他的眼中似乎映着什么。
  他看到他跃下桌子,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太宰治站在他的面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弯下腰去,一手绕过他的肩膀,一手从他腋下伸过,将陀思妥耶夫斯基抱在自己怀里。
  陀思妥耶夫斯基别扭地被强制抱在对方怀里,他的眼中划过一丝迷茫,随即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别人的拥抱....吗。
  他虽然不曾想到会被人唐突地抱着——尤其是太宰治——但也并不贪恋这从未有过的感觉。太宰治松开他,淡定地一手撑着桌子站在他旁边。“如何?”
  “你哪来的自信我不会对你下黑手?”陀思妥耶夫斯基一腿放在另一腿上,捧着杯子背微驮着。他抬头,刺眼的阳光刚好照得他半眯着眼。背对着阳光的太宰治脸是黑色的,他的眼睛就藏了进去,看不见他的表情。
  “因为我给你的是你想要的。”他抬起了嘴角,垂下的刘海如同夜幕吞噬黄昏留下的最后一点霞光,只剩属于黑夜的阴霾。
  他的语调依然是温柔的,像是慈爱的父亲给孩子念动情的睡前故事。
  “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人生来就是恶魔,也没有人生来就必须成为天使。”
  陀思妥耶夫斯基难得地露了点笑容。我也不认为你是天使,他说,天有点热。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