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是一个梦

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了。梦里面更完整,还出现了芥敦的场合可是醒来以后我就忘了.....
看到了就上来瞎存一下
  我梦见过他的死亡。
  像他那样的人也会死掉还真是不可思议——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当我把这个梦告诉他的同事的时候,他们都怔了,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然后挥挥手,告诉我:“虽然你的异能是在梦里预知未来,但是并不代表你的每个梦都是未来。太宰那家伙怎么可能会以这种方式死去。”
  他们在害怕,在掩饰害怕。令所有人厌恶的太宰,其实在每个人心中都偶尔会出现“离开了他我们要怎么办”的形象。
  ——我梦见的,在他的尸体已经支离破碎的时候,在他没有办法再用那套玩弄人心的戏法,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露出误食毒蘑菇一般的疯癫的笑容的时候,侦探社的社员们都表现出不敢相信的样子。
  太宰死了,而魔人陀思妥耶夫斯基还在,港口黑手党的芥川中也森鸥外Q也都在,菲茨杰拉德也在,背后的阿加莎也在。
  如果这是真正的梦就好了。
  我在梦里眼睁睁地看着太宰死掉。他就在我面前,突然地昏迷过去,然后从吊桥上坠落。我扑上去,却没能抓住他的衣角。我看见他的表情,太安详了,是在梦中的样子。他的身下却是不可能生还的森林与沼泽。
  我的异能很特殊,不仅可以“梦见”未来,还可以知道对应的前因后果——如果不是“未来”,我就不知道某件事为什么会发生——这就是我判断“未来”和“梦”的根据。
  陀思,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他对太宰下了安眠药——不会致死,但会让他突然陷入沉睡,然后从高空坠落。
  最令我疑惑的,是太宰本人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哪里下了药,也知道自己会死,他却装作毫不知情地死了。
  梦醒后,我向太宰提起过这件事。
  彼时我们和死屋之鼠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最高潮,所有的计划都必须百密而无一疏。
  这个人间的恶魔听完我的话以后,只是微笑。他用纸巾擦去我眼角的泪水,用温柔至极的声音对我说:“忘了它吧,卍卍卍,我不会被老鼠咬死的。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的预料中,我有三百种方法让陀思妥耶夫斯基死在我的前面。”
  我梦见的未来从来没有出错过。太宰这么说,既是在安慰我,也是在告诉我不要再声张这件事,他会处理好的。
  以我梦见的那种方式。
  我试图去阻止它的发生。但我不知道药究竟在哪里,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打败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个恶魔。我从未试过改变“梦见”的未来,但这次,我决定尝试。
  我强迫自己一次次入眠,想要梦见关于那个未来的更多的信息。
  但我最终还是失败了。我见到的那一天来了。
  在走过那座吊桥的时候,我紧紧地抓住太宰的衣服,从外套到里面的衬衫,就差没有抓住他的绷带和肉了。
  吊桥很窄,没法两个人并排走,太宰走在我和谷崎中间——梦中太宰走在最前面,我和谷崎走在后面。“意外”发生的瞬间,我们都没能反应过来。
  太宰转脸,对我露出了黑色而自信的笑容:“卍卍卍,我们赶时间,请你松开我,我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哦——”他加快了步伐,吊桥摇晃地厉害了一些,让我感到恶心。我有点恐高,不敢向下看,但还是克制着自己,只用一只手攥住绳索,步子继续往前迈。
  他的衣服渐渐从我手里滑了出去,像涂抹了润滑油一般。
  他从容地往前走,一步一步又一步。我竭力往前,几乎是用手拽着绳索把自己拽过去的,却没能碰到他走向死亡的背影。
  太宰的身体摇晃了两下,然后向一边歪去,翻过了绳索,如同一块石头滑落,只一瞬便消失在我们眼前。
  我两腿发软,跪坐在雾中滑溜溜的吊桥上,一只手掩住了眼睛。我不敢往下看,泪水止不住地流。
  我和谷崎没有听到他坠落后的声音,但我听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轻柔的笑声,就像太宰每次安慰我以后那样。
  我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是消散在了雾中。我回头,看见谷崎眼中的惊恐,又透过迷雾看到了很远的地方,得知太宰“意外身亡”后侦探社员的眼中的不可思议。
  一个问题突然在我仅存的一点思绪中冒尖:我是谁?他们从来没有喊过我的名字!
  身后,或者说是我的脑海中,传来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声音:“你的任务完成了,现在闭上眼睛吧。多亏了你,我才能把计划安排的如此完美。”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