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师生pa】一个心血来潮的脑洞

未完弃坑,ooc严重,蜜汁言情风注意避雷,从四月写到七月(。)没有文风没有结局,芥川主视角
    又是一年开学季。大学校园的门口,两棵巨大的樱花树开出了满树的粉色的花,风一吹,花瓣便纷纷落在地上。
    二年级的学生芥川龙之介拎着黑色的皮包走进教室,穿着校服的身体显得十分消瘦。事实上他的身体也不太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捂着嘴轻咳,似乎是被楼下的樱花味刺激到了。
    他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桌子和书,铃声就响了,教室里安静了不少。
    照例的报道十分无聊,芥川随意地翻着新发的书,打磨时间,并记下老师说的事,大半个上午就算过去了。
    芥川离开教室的时候走廊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他正盘算着接下来要不要先去喝一碗年糕小豆汤再回家,却突然撞上了一个陌生的老师。
    他后退半步,中规中矩地鞠躬道歉。
    “没关系的。”那人朝他笑笑。
    芥川看见那人一头略微卷曲且凌乱的头发,看见他浅色的眸,看到了他领口处露出来的缠着绷带的脖子,目送着他哼着小曲往前走去,消失在办公室的门口。
    没多久,他听说他是隔壁班新来的老师,叫做太宰治,实际年龄不过比芥川大了三四岁,但看上去还要再少一点。
    太宰老师很快就成了女生们谈论的热点——他有高挑的个儿,有俊俏的脸,有迷人的眼睛,那眸中温柔如水,能这么早就当上老师,想必脑袋也特别好使。如此一来,就算芥川无心去听,耳边也全是“太宰老师”了。
    芥川第二次与太宰面对面是在樱花树下。
    那是开学第一周的某天,是芥川没有课程的时候。他正要去图书馆,路经樱树时他看到太宰站在一棵树下,似乎正在欣赏手心躺着的樱花瓣。
    穿着米色长外套的太宰低着头,脸上没有笑容,充满了文质彬彬的少年的忧郁的气息。芥川停住脚步,似乎是盯着他,又像是在看樱花。
    樱花的香味却又让他咳嗽了起来。
    这咳嗽声吸引了太宰的注意。他抬头,看到了芥川,微笑着向他走来。
    芥川一瞬间觉得自己幼稚极了。
    太宰站在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开口说:“我们又见面了。你的名字是?”“芥川龙之介。”芥川放下捂着嘴的手,看着他说,“打扰您看花了。”
    “芥川君这么拘谨啊。”太宰的脸上挂着很浅的笑意。“习惯罢了。”芥川说,“在下就不多打扰了。”“去图书馆吗?”太宰的眼里闪过一丝凌厉,但也只是一瞬就消失不见。“是。”芥川回答。“那就去吧。”太宰转身走向樱树,尾音飘散在空气里。
    “真是有趣的孩子。”太宰瞥了芥川的背影一眼,捂着嘴轻笑。
    芥川也转身,往图书馆走,却完全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了。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变得有些乱。然而他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
    芥川再一次见识到了女人的八卦力有多强。
    开学的第二天,在第一节课的上课铃打响前几分钟,正在预习功课的芥川听见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传来一个女生充满自豪的声音:“我找到隔壁太宰老师的电话号码了!”
    “在哪在哪!”“我也要!”“你好厉害啊!”
    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和芥川一样不明事理的男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快要疯掉的女生们。
    那个人的.....电话?芥川的眼睛微微往女生那边偏了一点。
    “不告诉你们!”
    “诶诶怎么这么自私啊!”“我也会找到的,哼。”“请告诉我啦~”
    芥川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在这无意义的争吵中,上课铃响了。女生们聒噪的交谈终于结束了,而枯燥乏味的课开始了。
    他从来没有如此不专心地上过课。
    坐在中后排的芥川一开始还在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后来,他晃了会神,猛然想起来还在上课的时候,他发现书的空白处留下了一整排的“太宰”。
    太宰,太宰,太宰......
    芥川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拿橡皮擦掉字迹,接着听课。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一整个上午都坐在座位上,翻着手中的读物。好在他本身就是一个孤僻的人,身边几乎没有朋友,完全没人发现他的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挨到了午间,待到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芥川才从书包里拿出装便当的盒子,走出教室。
    走廊上也没有人,别班教室里也只有少数几个人在吃着便当。
    芥川习惯于坐在教学楼底部的长椅上,躲在它投下的阴影里,面对着一片青绿的树林吃午饭。
    今天,他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人了。
    站在阳光下的芥川有些惊愕地看着坐在椅子上,弯曲着身体,托腮看着他的人,一时间发不出声音来。
    ——就好像是特意在等他一样。
    那人正是太宰。
    太宰注视着芥川,脸上挂着温柔到近乎凉薄的笑容。
    芥川后退一步,似乎想要离开。
    “过来吧,芥川君。占了你的位子我很抱歉。”太宰说。芥川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太宰的旁边。
    “和老师坐在一起觉得不自在吗?”太宰看着芥川几次试图打开便当的盖子都未成功,轻柔地发问。
    “不,不是,我.......”芥川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毫无波澜,他的眼眸也依旧是一片黑暗。他终于抬头看着太宰,想说些什么解释一下,但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看见太宰的目光投向了树林。
    那片茂密的,阳光一点也透不下来的树林,和长满带刺蔷薇的栅栏。
    太宰的脸上似乎露出了过分忧郁的神色。他的眼里也不再是温柔,而是残忍,冰冷而绝望的气息弥漫其中。
    错觉.....吗?
    盒盖打开了。
    米饭和菜对半分,凉透后才被放进来的菜显得很精致,仿佛抹了层油一般亮。
    “手艺真好。”太宰突然说。
    芥川不知道如何应答。他的视线从盒饭上挪到太宰脸上,后者的脸上此时已经没有一点阴郁了,仿佛刚才真的只是芥川的错觉。
    气氛一时安静的过了头。芥川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师为什么会坐在这种角落。”芥川的语调平静到根本不像在聊天或发问。
    这里确实是整片校园里唯一一个让人感到过分压抑的地方。那没有阳光投下来的草地蔫巴巴的,鲜少有花开,也不怎么有人来,安静地可怕。坐在这椅子上,面对那片长满蔷薇的栏杆,让人感觉身处监牢之中,浑身不自在。
    “这里很好喔。”太宰语气轻佻,“你觉得呢?”
    “在下认为这里无人打扰,很清静。”芥川如实回答。
    “这么孤僻离群可不好,芥川君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吧。”
    “......”
    太宰这话出口,芥川不知怎样作答。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芥川君很幸福吧?”太宰突然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芥川被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答。同样的,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来让太宰留下来。
    太宰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在教学楼那侧,芥川的发尾才轻飘飘地被风吹了开来。
    他看着饭盒里的食物,突然没有了一点食欲。
    ——
    放学后照例是要去校门口的咖啡店打工的。
    芥川并不介意被同学或老师看见,因此步子很坦然。
    在前台签到,然后走进更衣间换上服务员穿的西装,理好领口,走出去,向别的服务员点头致意,接着端着咖啡和点心,按着托盘边缘的小票和夹子上的号码,在咖啡店里穿梭自如。芥川这一整套动作连贯极了,丝毫不拖泥带水,也没有半点拘谨。
    他完全没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人的视线。
    店里的灯光有些昏暗,暗黄色的灯光投在棕红的地板墙壁和柔软的沙发上,轻柔的音乐在这里流淌,空调的温度十分合适。
    在靠窗的角落,太宰正翘着腿,背倚在沙发背上,头顶在玻璃上,手中拿着一本书,桌上的咖啡几乎凉透。他的米色外套被揉成一团,随意地放在身边,身上穿着外套里面黑色条纹的夹克和衬衫,看上去很随意。他那双好看的眸一直追随着芥川。
    芥川是在送甜点的时候看到他的。那时他把蛋糕放在太宰面前的桌子上,偶然看见了太宰的笑容。他心里抖了一下。
    “谢谢。”太宰说。“结束以后来陪我说话吧,芥川君。”
    芥川怔住了,他的手指颤抖了一下,僵硬地点点头,随后强装镇定地离开了。
    那之后,芥川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但脚步和动作依然十分利索,只是送餐时说话的语气明显僵硬了。
    接下去的两个多小时,芥川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结束工作后他把自己关进更衣间,靠在墙上,大脑一片空白,好一会才缓过来。
    芥川穿着学校的制服走了出来。
    太宰依然坐在那个已经被橙黄的光笼罩的角落安安静静地翻着书。
    “太宰老师。”芥川小声打招呼,然后坐在他的对面。
    太宰“嗯”了一声,视线并未从他的书上移到芥川身上。
    他坐在那里,显得尴尬而不知所措。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分钟几秒钟,也可能有十多分钟,太宰终于合上了书,注视着芥川。
    芥川的视线飘飘忽忽的,最后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直愣愣地看着那本书。
    那书名很奇怪,叫完全自杀手册。
    太宰注意到了芥川的视线,他轻轻地说道:“是我自己的书。”
    芥川忽的又看见了他眼中的凉薄。
    但是他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自杀呢?芥川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
    他什么也看不见。那双眸仿佛是两个黑洞,吸进去了一切物体。
    这时,一个女孩走到了芥川身边,拉拉他的衣角。是之前站在前台的收银员女孩。她也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扎上了马尾,摘掉了眼镜框,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芥川。
    “银,你先回去吧。”芥川看着她,说。被叫作银的女孩点点头,走了。
    太宰并无半点惊异之色,就好像他知道这一幕会发生一样。他明知故问似的说:“令妹?”
    “是。”芥川回答。
    “你们是孤儿?”
    “是。”
    “她不应该和你同级吧?”
    “.......是。”
    “和你聊天很没趣耶。”
    “抱歉。”
    “算了,我也不多留你了。等到有一天你和我说话时不用以学生自居的时候,我们再聊天吧。让妹妹在傍晚的风中久等可不是哥哥该做的。”太宰看向窗外。透过玻璃,隐约可以看见女孩往这里张望的身影。
    “不便多打扰。”芥川起身鞠躬。
    太宰看着他,演练了许多遍似的连贯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食指和中指夹着,递给芥川:“我的电话号码和住址。”芥川虽有些疑惑,但还是双手接过字条。
    “在下先告辞了。太宰老师也请多保重。”
    他转身,似乎听到了太宰若有若无的冷哼。芥川的步子不那么坚定了。
    “很不错哦。”太宰从玻璃里看见芥川和他的妹妹两人并排离开,对着他们的背影扬起嘴角。
    ——
    芥川似乎被太宰的“礼物”深深困扰着。他坐在桌前,在灯光下端详着上面清秀的字迹。他左手放在字条上,右手拿着手机,似乎想要打过去,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字条被他压在了水杯下面。他到底也没有打给太宰,并且决定永远不打过去。只是这个号码被他存在了手机通讯录里。
    次日。
    进了班的芥川猛然发现,太宰的手机号已经被全校女生知道了。她们指着自己的手机屏幕,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沉浸在臆想中的可悲的人。芥川咳嗽着翻开书本,想。
    昨天在慌乱之中并没有完全擦掉的字迹映入他的眼帘。他很镇定地拿出橡皮擦,认认真真地擦去那些字。
    ——7.1开始写的分界线——
    第一节课下课没一会,芥川又听到了一个关于太宰的消息——事实上从这学期的第一天开始,女生们的话题基本没有离开过太宰治——太宰老师今天没有来学校,是别的老师代的课。
    芥川起身走出教室,想躲开女生们聒噪的交谈,他靠在走廊的护栏上向下看去,操场上阳光正明媚,学生们活动着,充满朝气。
    他鬼使神差地拨通了太宰的电话。
    “是芥川君吗?”
    电话刚通,那边就传来太宰有气无力的声音。
    “......您怎么知道?”芥川吃了一惊,但还是用冷淡的语气问他。“保密哦,芥川君可以猜猜看嘛。”太宰说,“你打电话给我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学校吗?”“......是。”芥川应到。
    “我刚刚从河里爬出来呀,今天这么好的天气,我却没有自杀成功,太可惜了。没想到河水还是冷的要命,我现在都感觉要.......”“请等一下,您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芥川打断太宰的滔滔不绝。
    “?”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