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织太/中太】瓶颈期产物 刀子

  不会起名字所以空着了,瓶颈期文笔文风都垃圾,毫无意义的文。
  私设多,大型ooc翻车现场,第三人视角,“我”为虚拟人物,刀子,先织太后中太
  以上。↓
  
  红头发的男子喜欢坐在这间昏暗的酒吧里,轻轻地喝酒。
  他叫织田作之助,是港口黑手党的底层成员。
  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身份,不足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看见他眼中的冷漠,看见他似乎不曾微笑的脸——不,更准确一点,那张脸上除了少有的温柔和疑惑外,似乎不曾出现过任何的表情。他的声音里也不存在喜怒哀乐,却从来没有应付他人的感觉。
  更为奇怪的是,身为黑手党底层成员,被叫去卧底、当人肉垫的机会应该数不胜数,他却始终没有死于之类原因。(其实后来,我了解到,他的地位太低且不曾反抗过任何人的话,所以他平时处理的都是毫无危险的琐事。也许是因祸得福?)
  
  不知道从哪天起,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更矛盾的人。那人比他小了数岁的模样,洁白的绷带在浓密而蓬乱的黑发中若隐若现,遮住了右边的眼睛。他的脖子上、手上、腿上,到处都有花白的绷带,俨然一副病人的模样。
  也就是他,被黑手党的人们称为恶魔,是港口黑手党史上最年轻的干部,据说他的心肠黑得难以想象。只要他有意,就能有一万种方法让不论数量与实力的人死得不明不白。
  那没有被绷带遮上的眼里,总透着寒光与忧郁。这当然不是一成不变的,黑手党的干部大人的感情十分丰富,当他往织田常来的酒吧走的时候,眼中就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幸福的情感;当他和织田举杯饮酒,随意畅谈时,身上没有一点干部的架子,滔滔不绝地说着,不时做着夸张的手势,露出孩子的模样。
  
  不知什么缘故,他们从来没有谈过工作,顶多是在干部太宰闪烁着期待的光的时候,织田会说着自己每天无聊至极的工作。太宰却不这么想,他似乎很想做织田的工作。
  但是谁知道呢,我不是没见过这位恶魔干部的变脸速度,他说不定表面一套心里一套,而且毫无破绽。
  如果要我说实话的话,太宰在织田面前所表现的喜悦与孩子的天真,都没有半分虚假。但是事实上,他那深色的瞳孔中,似乎带着淡淡的我无法描述的情感。
  
  而我之所以感受到了这种奇异的情感,是因为有天,我看见太宰和织田在喝酒。那天他们心情似乎特别好,边聊边喝,不知觉太宰的脸上已经有了点微红。
  说是微红,但在那种昏暗的灯光下,能被看出来的红色应该不会很浅了。他脸上的那点红色,在灯光的笼罩中多少带了分诱人的气息,他的喘气稍微有点快,刻意地往织田身上靠。
  他的嘴里轻轻地唤着对方的名字,下巴放在织田的肩膀上,鼻尖几乎碰到织田的耳垂。他双手抱住了织田,和过去眼中那点淡到不能察觉的火热的目光,此刻似乎占据了那只迷人的眼睛。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我并不知道太宰是假借酒意还是真的醉了,但我相信那副表现就是他一直以来隐藏在阴暗和孩子气背后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织田似乎还没有察觉太宰的意思,又或者是他不愿意接受,他摸摸太宰的脸,感受到那上面的温热,鼻腔里充斥着他呼出来的酒香。他叫酒吧老板给他一杯水,很温柔地给酒后失态的恶魔喂下去。
  太宰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坐在织田腿上,织田端着水送到他嘴边。然后,在太宰几乎是泼皮耍无赖一般的要求下,织田只能抱着他,直到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安静地睡着。
  
  醒来后,太宰对自己做过的事毫无印象。反正我是不相信,他只是想被织田哄着抱着。
  太宰大概是在以“恋人”的心态和织田相处的吧。
  
  再后来,他们俩又认识了一个人。那是个戴着眼镜,穿着干净利落的青年,他是港口黑手党的情报员,名叫坂口安吾。
  有了他的存在,酒吧里不时进行的交流又添了一份欢快。
  太宰还是和以前一样依赖着织田。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他有事也会毫不犹豫地想织田撒娇,甚至是索吻的暗示。
  连安吾都会说,织田作,你就是太宠着太宰了,他才会得寸进尺。
  不管太宰说什么做什么,织田永远都迎合他的意思,很能将他哄得开心。在他们面前的太宰,像一只半大的刺猬,很放松地将自己脆弱的肚皮露出来,背后的尖刺也丧失了威力。
  织田和安吾都是太宰信任的人。太宰将自己的心打开来,等着他们走进去,等着他们穿过那里的黑暗,抱住在荆棘丛后瑟瑟发抖的脆弱的自己。
  但是他似乎等不到这一天了。
  其一是因为他的朋友们知道他的脆弱,却只是站在离光明有一段距离的阴影中,与太宰交流着,不再深入。
  然而,最残酷的原因是,这个三人组,以织田的死亡结束了。
  
  我一度以为,这酒吧里的快乐可以持续下去。也许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毕竟那是一场无妄之灾——对太宰来说,可能不是。
  黑手党的首领、太宰的“导师”,以织田的死换取了组织的利益。
  太宰抱着织田流血的身体,眼里似乎闪烁着泪光。
  织田说要他活着,要他去好的一方......
  
  埋葬了织田后,太宰放下他们三人间最后的一点联系,拆掉了脸上的绷带,烧掉了黑色的外套,很快就叛逃了。
  
  有几天几乎天天下着小雨,刮着风,太宰于是在夜里独自走在小巷里,雨水打湿他的头发,打湿他身上的绷带,打湿他的衣服。水从他的脸上不断地花落,那之中夹杂了泪水也说不定。
  第二个下雨的晚上,他的背后跟了一个矮个的青年。那人一身漆黑,脚步轻轻地,与他保持距离。他打着伞,偶尔抬起伞瞥他一眼,又把伞向前倾斜遮住脸上的表情。
  首领对他下达的命令是不必追查下去。他也心知肚明如果是太宰的话即使依然在横滨,也不可能被任何人发现踪影。
  见到太宰的第一眼,中也就很清楚十有八九是对方故意露面被他看见。
  黑手党的规定十分残酷,叛逃的人会被“处刑”。作为五大干部之一,他有义务抓回叛逃的太宰。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只是打着伞,静静地跟着他。
  太宰在巷子里漫无目的地走,他的背影很是落魄。中也那双时时刻刻对太宰充满了敌意与憎恶的眼中,突然浮现出了温柔的光。
  他突然加快步子,不怕被发现似的追上去,伸直了胳膊把伞举到太宰的头顶上。
  细密的雨点打上去,噼啪作响。太宰侧头看着他曾经的搭档,露出一点笑容。
  “中也不抓我回去吗?”他轻笑着问。
  “再废话就缝上你的嘴哦。”中也白了他一眼。
  太宰的手突然放在了中也拿着伞的手上。
  “我来吧,谁叫中也你太矮了呢。”他的语气,是中也从未听到过的温柔。但我很清楚,那远不及对织田的十分之一。
  “再废话一句就把你捉回去处刑。”中也没好气地说。
  他们两个这样慢慢地走,太宰偶尔说一两句调侃嘲讽的话,中也则攥着拳头作势要打他。
  中也不是没听说太宰这样的原因,只是不愿意揭他伤疤。他从未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太宰,在与他常年的打架斗殴中,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地对太宰产生了感情。
  他们一直走到了大街上,太宰拿着伞,突然丢下中也往另个方向走。
  “伞借我喽,中也。”他说着。
  “赶紧滚!”中也骂到。
  雨已经很小了,毛毛雨淋在身上,多少还有些凉。
  中也摘下自己的帽子,拿在手上,任凭头发被雨打湿。
  他忽的叹了口气。
  
  他们很快就再见面了。
  太宰的精神似乎好了些,在雨中走路也打着伞了,顺着河缓缓地走。中也和他并排,毫不在意粘在黑皮鞋上的泥水。
  中也眼中的光愈发地柔和,他看着太宰的侧脸,恍惚间仿佛看见他曾经溢满了自信的脸。
  “喂,太宰,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中也的声音依旧是那样具有危险性。“我什么都没想干,是你自己跟上来的,我看你还嫌恶心呢。”太宰说。
  紧接着中也“啧”了一声,猛地停下,拽住太宰的袖子。
  “停下来,看着我。”他命令道。
  太宰果真停了下来,转过身去,面带微笑地看着中也那双眸子,似乎也温柔了下来。
  是在织田作面前的那种毫无防备的温柔。他是不是想起了他刚过世的求之不得的恋人呢。我想。
  “头低下来。”中也命令道。
  当中也抬头的时候,我也看见了他的眼眸。是和织田一样的蓝色。白天充满生气的海蓝色,在阴云下竟然呈现出和织田极度类似的近乎凉薄的蓝色,只是那里面带上了更多的感情。
  中也一把抓住太宰的衣领,把他往下拉,唇紧接着就贴到太宰的唇上。
  太宰似乎是吃了一惊,但并没有反抗,而是迎合着他,把眼睛藏进了刘海投下的阴影里。
  两人分开后,我听见中也小声骂了一句“混蛋”。
  
  他们之间当然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太宰的内心大概永远封闭了起来,而中也也从未想过要接近他。只是那样的太宰让他想要亲吻,想要拥抱罢了。
  太宰还会时不时地去墓碑那坐着。那张三个人的相片,渐渐地被风雨模糊了。
  他有时会含糊不清地喊谁的名字,我偶尔能听清,“织田作”或者是“中也”。
  我更加相信,他抱着中也,被中也抱着,和他接吻的时候,肯定是想到了他永眠的朋友。
  
  真是悲哀,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
  (完)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