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占tag歉

犹豫了一会还是丢上来吧。
很短小毫无意义意识流ooc的片段。写的很爽×
占tag很抱歉 微cp向(不存在)
  他侧身,躲过从身后袭来的长剑,握着剑的小女孩因为惯性向前冲去,闪着寒光的刀刃刺破了端坐着的森的外衣,大概刺破了他的皮肤。女孩倒吸一口凉气,只差一点剑就要捅穿他的身体了。
  女孩略微收回剑锋,挥手用剑扫荡太宰,却被站在她身侧的太宰抓住了手腕。
  剑掉在了厚厚的长毛地毯上,没有一点声音。女孩惊愕的脸在慢慢消失,她一双活泼的双眼含着点泪水,看着面不改色的森。“林太郎,对不起呐。”森的嘴角微微抽搐。
  “森先生真是狡猾呢,知道我的异能只对异能有效,所以就用这种方式来对付我。”太宰的枪口再次对准森的太阳穴,脸上挂着黑色的笑容。前几秒发生的事似乎是一场事不关己的电影片段,太宰的眼中只有他的背影。
  森不回答,只是笑。太宰对那笑容再熟悉不过了。他的笑容收敛了几秒,按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使力。
  “刚才那几秒,够您杀我了吧?”太宰逼问。“是。”森毫不畏惧他的枪口似的略微转头。“您想到这一天了吗,我会这样站在你的身边,对您做出您曾做过的事。”太宰接着问。他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悄悄握拳,手心被汗浸湿,语调却依旧高傲而充满血腥。
  森看向他的目光凌厉了些许。太宰的手微微颤抖,似乎有些动摇。
  在那一瞬间森起身,一手推开他的枪口一手将锋利的手术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太宰怔住了,他的脸上流着冷汗,斜眼想要看见那冰冷的手术刀。
  “太宰君,现在把枪放下,我当你什么都没有做过。”森说。手术刀靠近了他的皮肤些许,几毫米的距离绷带已经被整齐地切开,冰冷的金属贴在脖颈处脆弱的皮肤上,他自己似乎都能感觉到刀下动脉的搏动。
  “我拒绝。”太宰举枪,枪口紧贴在森的心脏处。他能感觉到那颗冰冷的心的一下下跳动,正顺着枪传递到他的手上。
  森的刀子又贴近了一点点,血液开始从那往外渗了;太宰的手指又弯曲了一点点,最后的一个弧度,子弹就要飞进他的身体里了。
  “太宰君,从我决定不杀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会有今天了。”森看着他,笑容一如既往地冷淡。
  那个曾经只到他腰间的男孩,如今用咄咄逼人的目光微微俯视着他,子弹随时会剥夺他的生命。
  “你长大了,太宰君。”森眯着眼笑。太宰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蹙紧了眉头,抿着嘴一言不发。
  “我真想看看你那颗心脏,是不是纯黑的钻石。”森说。“没有关系,森先生,我会让这颗黑色的宝石,为您陪葬的。”太宰不假思索地回答。
  森的手术刀离开了太宰的脖子,他松手,刀子尖头朝下直直地掉落,划破了太宰的黑色西服。
  “森先生,这衣服可是您送我的,您将它破坏了,还有什么可以证明你曾经存在过呢?”太宰并没有看被割破的衣衫,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森。森举起双手,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你啊。”
  枪还是响了,血液溅在首领的桌子和椅子上,溅在地毯上,迅速扩展的红色浸透了他黑色的衣服。
  掉在地上的手术刀,被主人的血淹没。
  太宰把枪扔到森还温着的尸体上,先是抚摸自己右眼的绷带,接着双手按着左胸,掌下的钻石还在运送着漆黑与罪恶的血液。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