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致癌物幻魆妤

贵安,这里幻魆妤/艾草。是个初三狗了qaq
*混圈:文野/文炼/终炽,追番不多。cp杂食洁癖极少,产粮很杂,洁癖党慎入。
国家一级致癌物。本体文手偶尔画画。文笔垃圾没有文风,剧情狗屎人物ooc到爆炸。月更不保证,内容不保证,弃掉的坑非常多。
非常欢迎提意见。
QQ1967908623
欢迎扩列
感谢爱我的您

毫无意义的if线文字

就,心血来潮而已。不打tag自娱自乐

  青年左手食指指节轻叩木质的大门,而后摘下帽子,双手将它按在胸前,左脚后退半步,微微屈身颔首。“首领,是我,中也。”他说完,保持姿势等待着。
  昏黄的灯光打在厚厚的暗红色地毯和陈檀木制的门上,二者互相衬出奇怪的感觉。周围很安静,门口没有守卫,他知道头顶或墙壁的某处藏有监控摄像头。他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沉稳而有力,但始终没听见门内细碎的声响或机关转动的齿轮声。
  “嘁。”中也咬咬唇,直起身子再次叩门,提高音量再次说到:“首领,我是中也,有事要汇报。”等待他的依旧是沉默。
  常理说虽然是晚上,但门里面那个黑色的青年是不会休息也不会离开的,就算他打瞌睡,也都是很浅的,一有响动就会被惊醒。中也想到这里,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顾不得礼数,右边胳膊肘顶了一下两扇门中间的缝,左手放在右手边的门面上按下机关。一声响后,门开了。
  房间里不管白天黑夜都看不见外面,本该是落地式的透明玻璃早在他上位的时候就被封上了——主要是他不想看。平日里这儿多少会开着一盏白色的台灯,灯光不强,有时还会把人照的如同鬼一般脸色惨白,但多少是有光的。这会儿,除了从他身后的走廊投进来的零星的光,什么都没有。常坐在办公桌后一身黑衣的男人此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翘着二郎腿傲慢地托着腮,一只眼黑黑的盯着他。
  “首领!”中也喊了一声。没有回应,尽管这空旷的房间让他的喊声大了些许。他走进去,皱着眉扫视这里。身后的门蓦然关上了。
  他回头瞥了一眼,黑暗中他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左前方传来一声很小嗤笑。“呀,你来了,中也。”
  是太宰的声音。中也不知道该往前走还是站在原地。他什么也看不见,而太宰大概是适应了黑暗,能看见他。
  他听见枪械发出的金属声。中也心惊,凭记忆摸索到桌子边,摸到台灯后按下开关。灯光发散了出去,他才看见太宰正坐在墙角。那黑色的恶魔似乎褪下了一身的棘刺,只剩下幼童般的渴求与挣扎。他名贵的黑色外套皱在他手边不远处,黑衬衫下滑的袖口露出他缠满白色绷带的瘦削手臂。他的左手拿着枪,枪口抵在他左眼的眉骨上。
  中也没有说话,一步步向他走去。太宰的枪口离开了皮肤些许,手指也松开了扳机,似乎下一秒就要丢掉枪。
  “中也,这把枪可真是糟糕。一颗臭子儿两个空包,万一有人来暗杀我了我可是没有还手之力啊。”太宰似乎没看到他的怒容,笑嘻嘻地说。中也站定在他手边,低头看着他,一言不发。两人对视了许久,中也才开口:“如果你不是首领的话,我早就把你从这层的窗户丢出去了。请把枪给我,首领。”
  太宰面带笑意看着他,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这把枪里并没有子弹,对吧?”太宰说,“所以我就算想自/杀也没有办法呢。”“已经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中也把枪夺过来丢到一边,似乎是在质问他。
  “赌一把罢了,总是一个人的话,很无聊的呢。”太宰扶着墙站了起来,但并没有拾起他的外套。“这不,有颗子弹,不过坏了而已。”
  “当首领的话,就不要做些让人困扰的事啊。”中也叹气。
  

评论

热度(6)